|渠道通会员|易售宝会员|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温馨提示:请您收藏新版农机资讯网——http://news.nongji360.com/
2014年全国各省农机购置补贴产品查询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管理 > 企业文化
用经营性的方式来解决社会创新创业问题
发布日期:2011-11-16 14:51:22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刘琼)
  • 打印正文
    正文字号:
  • 正文
  •  

  大佬集结 “飞马旅”专盯创业团队 “微股份”换服务

  9月底的上海虹桥迎宾馆,徐悲鸿的奔马图上的一群骏马被若干商界大佬们插上了“翅膀”。

  与零点研究咨询集团的董事长袁岳等一起完成“创作”的,有汉庭创始人季琦、3131电子商务创新联盟主席杨振宇、Nautica创始人朱钦骐等,而台下闻讯来观摩的也非一般观众,其中包括软银赛富的投资合伙人陆豪、道杰资本总裁俞铁成、中路集团董事长陈荣等。

  在创业项目支持机构“飞马旅”的这一启动仪式上,宣布的“飞马诸君子”除了袁岳、杨振宇、朱钦骐、季琦,还有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携程CEO范敏、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分众创始人江南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等。

  加盟“飞马诸君子”的企业家大都以服务业创业出身为主。促使他们“攒”在一起的是一个共识:推动未来内需发展与经济成长的核心动力在于服务业的创新与制造业的服务化。

  为该领域“创业好马尽早插上飞翔的翅膀”正是“飞马旅”的初衷。

  关于“飞马旅”名字的来源,另一个说法是,目前A股、中小板、纳斯达克等上市的中国公司大约有3800家,相当于早期一个旅的建制,其首任CEO袁岳说,“希望未来能有另一个‘旅’的创业公司发展壮大上市。”他相信,这仅在服务业领域就能实现。

  从孤独的天使到“集团军”

  经常被短信、电话、微博骚扰,还曾有人“程门立雪”般在他办公室门口站两天,目的是为了见一面、当面请教,曾3次连续创业,创立了3家市值超10亿美元公司的季琦是不少创业者心中的偶像。

  “我确实有很多关于创业的经验和教训愿意和创业者分享,但是我实在太忙。”季琦表示,“其实我自己也早有类似的想法,能跟更多的创业者交流,希望有这样的平台,使自己的很多想法、说法,容易传播。”

  在季琦看来,大多数像他一样已经成功创业的企业家,与创业者交流不仅是“给予”,也有收获。“自己能从年轻人的新思维那学到很多东西,跟时代保持更紧密的联系,也让我们思考自己的事业面临的挑战与变化。”

  而袁岳等人创立“飞马旅”的想法也是因为不少创业者主动找上门。袁岳表示,被笼络到“飞马旅”的诸君子,除了是服务业出身为主的企业家,“以我多年做‘头脑风暴’节目接触众多嘉宾的经验,他们都是我认为愿意投入到为早期创业者提供支持的人。”

  所以,当袁岳跟他们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通常的回复,只有1句话和3句话的差别。一句话是‘没问题,算上我’;三句话是‘你们这个到底是做什么’、‘需要我做什么’、‘那就干吧’。”

  另一方面,这些创始人也几乎都有过 “天使投资”经历。而且大部分人都做得不错,比如杨振宇曾天使投资驴妈妈,如今已经步入第3轮融资;袁岳曾投过“商会网”,明年也将进入2轮融资。

  在袁岳看来,“现在‘飞马旅’不过把天使投资‘游击队’,组合成团队;把众多企业家朦胧、零散的想法与做法组织化。”而季琦同时看重的是,人到中年经历很多事后,能与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觉得有意思。

  “微股份”置换服务

  对于创业导师这个名头,季琦开玩笑说“有点俗”,但也表示像他一样在创业路上爬过山、“摔过跤”的人,比学校里创业课程的老师,可能更能帮助创业者“少花时间和金钱试错”。这也是2010年初开始创业的益商点评网CEO胡慧明感到最需要的。

  虽然自己的团队有充分的行业经验,但胡慧明发现初创公司在自我孵化的过程中会遇到资源、资金、业务模式等方面不少的困惑,“非常希望有人能帮我们一把,但是大的机构都不太关注这种小项目,希望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再去找他们”。

  在预招募的10天时间里,“飞马旅”已经接到200多个创业团队的申请,袁岳说,“飞马旅”的计划是每年招募50个左右,其中20个是处在发展快车道前夜的“飞马之星”,其余30个是富有成长潜质的“飞马之驹”。

  当然,这个支持机构也绝非慈善或公益组织,用杨振宇的话说,更类似西方的“社会企业”,用经营性的方式来解决社会创新创业问题。创业团队需以“微股份”来置换“飞马旅”的服务资源,其中“飞马之星”的“微股份”代价为1%,“飞马之驹”需出让2%~4%的股份,企业在完成两轮融资后,意味着完成了飞马服务之旅。

  “飞马旅”将为成员企业提供的服务包括标准型和针对型的二元服务模式,前者包括使用“飞马旅”创始人与支持者的资源,企业管理基础诊断、战略梳理、管理系统规范化咨询等;后者是指为创业企业提供特定需要的服务项目。

  此外,他们还有可能得到“飞马天使基金”和“飞马投资基金联盟”的支持。前者将对“飞马旅”成员企业进行择优投资,后者是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由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作为联合召集人的VC、PE们组成。

  袁岳自信地认为,在经过“飞马旅”的挑选、辅导后,“我们家打扮出来的闺女”会受到市场与其他风投的更多关注。不过,可以预料的是,由于“飞马旅”投资于企业的初创阶段,风险大、回报期长将是一个可以预期的状况。“所以飞马诸君子都不是急等着这个项目挣钱的人。”袁岳说。

  把“附加值”当“核心价值”做

  这拨企业界大佬云集的天使服务和投资团队成立,让人联想起与另一拨商界大佬阿里巴巴[8.99 -4.26%]董事局主席马云、新希望[19.89 -3.91% 股吧 研报]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等组成的投资团队“云锋基金”,有意思的是云锋基金中的两位商界大佬周成建、江南春也参与了“飞马旅”。

  分析与云锋基金、李开复的创新工场等创业支持机构的不同之处,袁岳说,“我们更关注的是还在初期阶段的项目,并且我们聚焦的是服务行业。”零点咨询的调研报告也让袁岳相信,中国在未来五年是内需发展的关键转折点,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新型服务产业的巨大增长。“中国不是内需不足,而是没有足够好的、创新的内供。”

  关于“飞马旅”的模式和想法,在袁岳头脑中盘旋了将近一年半。“这种模式在中国应该是首创”,如果有模式相近的话,那就是台湾宏碁电脑的董事长施振荣2005年退休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咨询加辅导,部分的天使资金支持,主要投资对象为以互联网为平台的技术、应用及服务型高科技产业的项目。

  在“飞马诸君子”接触的众多创业者中,他们发现中国的创业主体是“70~80后”,他们往往能以其在技术、业务模式、产品设计的某个独特角度而起步,但是在起步之后往往受限于获得优质资本、发展信息、商业伙伴关系、骨干人才配置、品牌形象塑造等方面的困境。

  然而大部分的研究咨询机构通常是服务于包括宝洁、联合利华这类成熟的跨国公司以得到稳定的业务。所以,“飞马旅”要支持的创业项目,将集中在初期的创新服务业,包括电子商务、连锁服务、物流与商务服务、知识服务四大核心板块。不同于一般天使投资的是,袁岳表示,“飞马旅”是把“对创业者的附加值服务当成核心服务,支持与帮助是我们的核心”。

  不过每年叠加的50个创业团队的辅导,这对忙碌的“空中飞人”般商业大佬们可是不小的工作量,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辅导这些创业者?季琦也在现场表示,自己大部分的精力还是在汉庭上,“一周顶多能抽出一天的时间在‘飞马旅’上。”

  袁岳倒是并不担心,“我母亲养了12个孩子都没事,现在的‘80后’年轻人养一个孩子都叫苦不迭。”他以此比喻道,当“飞马旅”进入状态后,“飞马诸君子”将主要负责看项目,审查项目,项目会诊,资源提供等工作。具体工作的执行以及每个入选创业团队的跟进,将组建专门的团队来做,这样能更好更多地帮助创业者。而作为飞马旅的首任执行官,他本人会把更多时间放在“飞马旅”上。

返回农机360网首页
关键词:社会创新创业
如本文内容涉及版权或真实性问题,请与本站编辑部(service@nongji360.com)联络。
新闻热线:010-62278600/62276900。责任编辑:liuwh。

将该篇文章分享给网友:

2015年全国各省农机购置补贴查询系统全国各地经销商查询